活着的祖宗

魔法师LQ

本章似是为首辅申时行“翻案”,即表面上,其被人指责在任期间“白纸一张”,没有什么功绩可言,实则其知人善用,委任潘季驯治理黄河水患;深谋远虑,“避免了一场以国运为赌注的战争”,且很早在立储之事上劝说万历早立长子常洛为太子。然而申时行这种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本事却有时也埋下了后患,例如调停征伐某建州酋长一事上,申时行认为此事无关紧要相互参劾的官员相互抵消,互不追究。和事却不真正解决问题。此酋长居然是后来的清太祖。

本章中后节着力塑造了一个“活着的祖宗”——万历皇帝。

文中对万历皇帝曾有过的一段“励精图治”的岁月施以重彩,特别是步行求雨的故事,仿佛让人觉得“万历之治”近在眼前,也凸显了皇帝这一具有“宗教色彩”的角色。但是,万历本人对于风水,祈福等并非迷信。他作为一个皇帝的同时,也是一个“人”。

书中描写的是,万历皇帝贵为天子,然而行事决断都受到宗庙群臣的约束,个性无法张扬,创造力无法凸显,无法按照意愿习字练兵,谒陵,1588年后的三十年,万历都再没有离开过紫禁城。最终其死去,也没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和贵妃郑氏安葬在一起。


本章读起来很有画面感,有点蒙太奇电影的手法,通过假想申时行告老还乡后回忆生平,来揭示和评价其人并非毫无作为,治水和避免起兵,都写得很生动,与努尔哈赤千丝万缕的联系也为一般读者闻所未闻和始料未及的。通过申时行的回忆,进而引出了本章的主角,万历皇帝。有点像“末代皇帝”,红墙深院紫荆城,似乎也成了一座巨大的监牢,不光锁住躯体的自由也禁锢了个性的发挥。但我个人觉得这有点偏袒皇帝之嫌,万历的个性并非没有彰显,而是从原来的励精图治,在个人决断屡次受历史章法和群臣掣肘而得不到满足后,变成了一个“丧”的皇帝,让大帝国凭惯性在低标准下存续。在我看来,其缺乏一个统治者的抱负胸襟和果断决策。前一章提到其沉迷于吸食大烟,不知这和他的“丧”是否构成正反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