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瑞——古怪的模范官僚

魔法师LQ

海瑞在民间以清廉著称,官至二品,在岗位与世长辞,仅仅留下白银数十两。
他是明朝法律和道德规范的坚定践行者,具有极强的信念和严格的作风,在明朝一众文官之中,算得上特立独行,当县令之时就直言抗命,不对上司阿谀逢迎;六品时,上嘉靖奏疏,直言批评皇帝的愚蠢和不负责任,和方士厮混以求长生。世所罕见。
因耿直而下狱,也因耿直而闻名。其严格推行政令,坚持类似洪武时期的做法,重农抑商,触犯了乡绅百姓农田所有权的问题,在苏州走马上任不到八个月,即被参劾下马。

洪武旧制弊病甚多,官吏薪给极为微薄,仅足糊口;兴大狱,用重典,打击官僚、乡绅,富户等社会精英;赋税徭役名目繁多,按累进税(越是富庶越是繁重),没有限额……旧法至海瑞时已两百多年,旧财政制度缺乏弹性,税额却按照百年前征收。新兴富户几乎被不用征“役”的官员,士绅等官僚体系所把持,官商勾结,上下其手已成为常态。帝国缺乏有效的货币制度和商业法律,通货紧缩,农民借款不易,因此放高利贷已成必不可少之环节。受于历史环境和个人意识的局限,海瑞无法理解这些,刚毅正直,却不以发展的眼光看待事情,视洪武皇帝所定章法为金科玉律,不考虑实际。希望用重法杜绝官吏贪污,但当时以不符合世代潮流。作者提出,追本溯源,“应当归为政府的无能”。包括海瑞在内的官僚机构,“不用技术和经济力量扶植民众,而单纯靠依靠政治上的压力和道德上的宣传”,“法律不外乎是行政的一种工具,而不是被统治者的保障”,“开发民智…在他们心目中不占有任何地位”,“轻视私人财产的绝对性,作为坚持维系伦理纲常的前提”。最终,到了万历时代,政治措施已和洪武立法精神不符,道德伦理归道德伦理,政策施行则又是另外一套,所谓阳奉阴违,表里不一。即使是海瑞复古,也难以和时代抗衡。


本章以海瑞几进几出为主线,从一个台谏敢言对皇帝充满信心的臣子,变成了一个被皇帝称为“迂憨”,赋予闲职回天无数的民间英雄。以海瑞折射明朝农村治理,赋税徭役,经济货币,法制政策等多方面的问题,以小见大。章节字里行间透露出作者很明显的观点,最主要的主张即法制。和现有的法制法制反映绝大多数民众的意志保护其权益不同,当时法律只不过是政令的附庸。我个人觉得,写历史书兜售过多自己的观点并不太好,且需要站回到历史当中去,法制在封建制度下是绝无可能的,因为那将消解或者削弱皇权的绝对权威。作者只需要陈述一些历史实事,其中的意义和指导交由读者去体会即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