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贽——自相矛盾的哲学家

魔法师LQ

本章较前几章颇为艰涩难懂,写法上较前几章类似,仍为倒叙。李贽在当时无疑是众多知识分子中的异类,他侨居他乡,抛弃宗族;遁入空门,却不守戒律;斥责官僚虚伪奸诈,但依附于他们来衣食无忧;宣扬禅宗,内心依然是儒家的信徒. 所著学说,也多有前后矛盾,既唯物也唯心。重物质,也重功利。理论缺乏系统的观点,对自己的学说有着极大的优越感,认为其不为当世所容,却不说如何才能让社会接受其学说。


李贽年近七旬时,在还是“男女授受不亲”的历史背景下,对所在支持者梅家的寡妇和其他女眷大加称赞,频繁接触,并且还著书立说,刊刻流传。其言行为当时官僚和绅士所不容,并视为伤风败俗对传统道德的挑战。于是李贽的芝佛堂被付之一炬,且在之后的参劾中,李贽因妖言惑众,败坏良俗,不尊孔子而投禅教沙门等罪状被参劾入狱,并自刎于狱。作者是单辟此章,实则将原先的经济,社会,军事,政治等方面的问题,借李贽反映和升华为当时思想界的苦闷,最后直指“儒家简单粗浅而又无法固定的原则限制,法律缺乏创造性”。总结出“万历十五年是历史上一部失败的总记录。”